尽调再访菲律宾

波及全球近三年的新冠疫情以及西方国家的打压,对我国经济的影响很大。国内产品出口持续受阻,国内资本收益下降,外流逐利的脚步一波近似一波,大有暗流涌动之势。
去年11月,我们时隔三年再次踏上境外投资尽职调查之路,感触良多。
欧洲、非洲、亚洲的日本、东南亚等,新冠疫情之前曾多次往返,这次目的地是东南亚的菲律宾。

一、最大的变化,就是没有太大变化
与三年前相比,这座位于首都马尼拉西北约100公里的克拉克工厂并无太大变化。老友相见,嘘寒问暖,格外高兴。遗憾的是,这期间我们双方各损失一员大将,一位是我方的审计人员,一位是彼方的女会计师。世事无常,彼此约定珍爱生命,自强不息。
想不到的是,这位女士走得太突然,以至2021年的电子账密码遗失无从查起;这与生命相比,我们还是选择尊重、寻求替代程序吧。

二、优势归于优势,重点还是重点
这家成立于2009年8月的金属加工企业,已有15个年头。由于行业资金门槛较高,产品质量稳定,所以市场相对稳定,尤在北美市场已形成一定的品牌影响力;此外,经过多年积累,生产供应链稳定,经营团队年龄结构合理,经验成熟稳定,菲律宾当地骨干队伍也基本稳定,生存无忧,重点关注的是如何进一步发展的问题。
本次尽职调查重点仍然分布在三大板块:
一是基本情况。包括股权变动、证照及当地行政许可、组织结构、高管及近年员工变化、主要运营模式、产品及客户、投资规模及产量产能、主要产品生产流程、用工限制及社保政策、营商环境等10大细节。
二是经营成果和财务状况。包括收入、利润、生产效率、成本变化,投入资产的保值增值、偿债能力等情况。
三是主要风险的分析及应对建议。主要包括资产或利润转移风险、政治风险、政策风险、市场的前景和风险、持有资产的真实性和可操控性等五个角度分析。
基于此,我们需要进行深度市场调查,包括走访我国驻外使馆、所在国经济园区、行业协会等,进行科学合理的分析判断,才能给出有价值的建设性建议。

三、投资需谨慎,出走有风险
(一)关于政治风险,自由竞争演化成国与国之间的竞争
近年,作为中资企业,受中美关系影响较大,所面临的企业背景调查或反规避调查风险相对较高。持续不断的反倾销和反规避调查,导致克拉克工厂销量瓶颈无法突破,把原本自由的市场竞争演化成国家与国家之间的竞争。
2013-2014年,美国掀起了针对包括菲律宾在内的七个国家反倾销调查,限制外来商品。彼时克拉克工厂销量曾经达到巅峰,此后,克拉克工厂产销量大幅缩减;2019年下半年美国根据232条款开始收取25%的关税,韩国产品获得豁免资格大量进入美国,几乎完全替代其他国家产品;2020年美国政府针对原材料来源进行反规避调查,出口美国的产品无法使用中国原材料。
(二)关于政策风险,两国关系的紧张并未产生明显影响
政策风险主要来自政府官员变动的风险,而非政策本身。尽管菲律宾国家体系比较完善,但在执行层面差强人意,特别是本届政府换届后,政府主要机构,如近期海关部门负责人调整,对克拉克工厂的正常生产经营产生了明显影响。至于市场管理、税务、环保等,包括近期两国关系问题,尚不构成重大影响。
(三)关于经营风险,机遇和风险并存国际市场也是
1.大客户集中,同时客户依赖度高。如前所述,2020年当年销售吨位进入低谷,至2022年逐步恢复,但尚未达到以前年度水平,开工率更是不足1/4。从客户分类比较情况看,第一名到第三名销售占比达到80%,依赖性加大,同时2023年丢失了几家重要客户。
2.2023年毛利率大幅提高,机遇仍在。剔除客观因素的影响,2023年毛利率突然提高一倍。主要原因:一是调整产品结构,毛利率相对较高的产品销量占比提高;二是调整用工结构,提高菲律宾籍员工比例,压缩生产班组,鼓励兼职兼岗,提高生产效率,人工成本降低;三是使用了疫情之前和疫情期间累积购入但未使用的备品备件,降低了当期成本。
3.菲律宾的水电大多受私人资本控制,稳定性不高,电价自2020年开始逐步下降,2023年开始重新上涨。
(四)关于用工风险,劳动力成本不高是个双刃剑
菲律宾当地工人月薪一般在人民币400-500元之间,但由于宗教信仰、思维理念等不同,菲律宾员工比较注重个人生活品质,工作积极性、稳定性不高;在技术人员培养方面,也常常存在“不培养不够用,培养了留不住”的两难际遇。
(五)关于法律风险,需要对地域性综合差异有充分的准备
我们注意到,2021年、2022年律师费超过正常年份水平,主要原因是疫情期间停工造成的劳动纠纷急剧上升,律师费、赔偿费都比较高,这也是国内企业走出去不得不面对的重要课题。2023年,有一批货物因发货晚于约定时间,被高额罚款。这对习惯于拉垮而又经常能够“摆平”的国内企业来说,也是需要引以为戒的。

zh_CNChinese